我要投稿 图片投稿
  女模实拍
繁體中文
当前位置:首页 > 自然风景图片 > 详细内容
【摄影图片】仿佛穿越千年的相遇,流坑是我遗落的梦
作者:温妮  发布时间:2014-5-31  阅读次数:2751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“千古第一村“全景图(摄影:华华)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,有的正做着,有的已遗落,而在“千古第一村”游览时我顿觉自己的梦早已遗落在了流坑。
  
  本打算周末前往左安看梯田,可正在左安喝喜酒的老品来电告知修路无法前行,不得而知必和风子商量是否取消此次活动,只是脑海里忽然闪个念头,那就是有着千年传说的流坑。知晓流坑是在俱乐部的聊天窗口中频频露面的纪实图片,搅动得不少人前去探个究竟,而我却将它蛰伏起来了。几天流坑攻略,发现远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的人不远千里,专为“千古第一村”抚州流坑而来,这令并不太远的我汗颜了。于是,5月10日6:30时,我、风子、华华和雪儿四人,没在意天气的阴霾不透启程动身。
世外桃园(摄影:华华)  
  结合导航的指引,小车先从新余缓缓前行出发,途径南安、新干一路前进中,陆续看到往麦斜、乐安的方向招牌,不到100米左右一如既往的提示着往灌泉方向而转入了一条山间小道,山林深处露出一片片含苞待放的花蕾的队伍,芳香随着风儿沿山坡流走,搅动了大家的心脉。一路上,山花的枝条击打在风的车身上,花香的气息浸染车身,花的豪情飞翔于满山遍野之中了。可道路越来越坎坷,满是荆棘,只能沿着山间蜿蜒的公路勇往直前,再前行,妈呀,又陡又弯,崎岖不平,只听见轰的一身,吓出了冷汗,车底盘应该伤的不轻,此时风的心里一定在滴着血,只希望这满山遍野的花能冲淡心里的那份忧伤,砖厂就在眼前,也似乎让大家看到了光明,我们终于如愿的走出来了。
穿越(摄影:华华)  
  8:00时,在戴坊镇镇吃着妮子牌豆腐的汤粉,2元一碗,乡下消费真低呀,我们又赚了12元。进入牛田后,路两侧变得青翠起来,山峦叠翠,心情也跟着舒暢了,5月的风裹夹着清脆鸟鸣,一阵阵吹过耳畔,透过车窗看着忽隐忽现的群山和灰瓦屋顶,才开始觉得,我们的脚步离那些独自归隐的文明古村已越来越近了。
  
  天气出乎意料的越来越好,不用担心拍摄时天空没有层次。
理学名家(摄影:华华)  
  在一个路口,写着“千古第一村”的牌坊进入了视野。狭窄的水泥路蜿蜒在草木丛生的丘陵上,我们终于抵达流坑。远远地望着,青灰色的砖墙和屋顶、翘起的檐角和高耸的防火墙朦朦胧胧,一条名为乌江的河绕村而过,在周遭群山翠绿掩映之间,一切宁静得如同世外桃源。
  
  停车、下车、买门票,再上观光游车跟随导游缓缓进入村子。导游是本地人,一路上柔声细语给我们介绍各处的景观、民宅、历史、世故。流坑整个村落不大,村民大多姓董,建筑群体基本按照明中叶后期的七横一竖八条街巷规划,族人按房派宗支分巷居住,现在依旧是保留这一传统,村中巷落基本都是鹅卵石铺路,踩在脚底犹如足底按摩。流坑是晴耕雨读文明的典范,并非虚谈。这个以董姓为主的古老村庄,历来崇文重教,曾以科第而勃兴,在宋代时有“一门五进士,两朝四尚书,文武两状元,秀才若繁星”之美称。历史上,流坑曾出文、武状元各1人,进士举人逾百人。明朝徐霞客到流坑游历时,记下“董氏为巨姓,有五桂坊焉”,五桂坊就是为表彰宋仁宗时董氏一门五人同中进士而建。风雨桥不远处有一座状元楼,为纪念南宋绍兴十八年恩榜状元董德元所建,慕名前往。“状元楼”匾额传为朱熹所题,作为家族科宦显赫象征的北宋太了太保董淳、御史大夫董敦逸、武状元董藻和明代刑部尚书董裕被立牌从祭于此;古旧斑驳的木壁和布满灰尘的神龛,祭奠着流坑那段远去的人文盛景。
飞鸟走兽(摄影:华华)  
  途径风雨桥、五桂坊、五鬼庙、状元楼,转角来到了具有代表性的“怀德堂”,我们边听着导游诉说着三幅图的典故,同时络绎不绝的相机咔咔声响着,怀德堂又称“尚义门”。位于贤伯巷西段的北侧,为明代后期流坑儒商善士董国举之宅,董国举(1529-1600年),名凤,号岐山,流坑董氏第二十二代孙,文肇淳派胤清房人。继承祖业经商,富甲乡里,爱好文学,心仪理学,并有著述。曾师从江西南城县大学者罗汝芳等人,与本族董燧、董极等人也甚有交情,是当时村中有名的儒商。国举乐善好施,谱牒对他有如此记载:“设义仓,置义田,济贫寒,礼高年,恩敷幼,修桥铺路,捐资助公……”,“隆庆三年(1569)助赈三府”。当时的府、县宫员和乡士大夫常以诗文或题匾书联,赞其善行,因此美名远扬。
  
  村子很大,巷道很多,几经周折,我们来到了流坑戏台,正好恰逢傩舞演出,让我们饱饱的观赏了一番,领略其之韵味。流坑傩舞,是千古一村流坑璀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流坑傩舞的来历据村志载,当在北宋徽宗时期(1101—1119。一说为宋哲宗元年间1086-1094),户部侍郎(一说监察御史)董敦逸致仕归家,从宫廷得文武傩面具各一担。船入赣江,忽遇大风,将一头文傩面沿着村中的鹅卵石路面跚跚慢行,一路走,一路看,不着急,家家户户大门洞开,任外来游客自由踏入。门前或晒着衣服,或堆着柴草,巷里摆着竹凳,有老妇做着针线活,有顽童在嬉戏打闹,极富生活气息。
和谐(摄影:华华)  
  接着走在了中巷上。建筑雕梁画栋,很悦目,最让人吃惊的是大门上方嵌着一块石刻,上书“圣旨”。断不是屋主人私自放上去的,否则会抄斩全家,并株连九族。导游告诉我,女主人23岁起就守了一辈子的寡,她的儿媳后来也守了一辈子的寡,这事便惊动了皇帝。两位村妇用凄凉的一生,换来了皇上的感动。
  
  中巷两侧有七条横巷:隆起巷、横巷等等。窄窄的小巷两边是高高的马头墙,皆为明、清建筑,保存得完好,导游不时说这面墙壁是清朝的,旁边不到一米距离就是明朝的墙,建筑都是砖木结构,白墙青瓦犹似徽式建筑,拐弯抹角隐藏着幽静、曲径通幽却引人豁然开朗。
书声朗朗(摄影:华华)  
  再往前走,便到了理学名家,这是名臣董燧的故居,门匾上的落款是明吏部尚书曾同享。吏部尚书,即是当今的公安部长、最高法院院长。
  
  循着导游的声音来到了“爽气西来”:乃是村中的古代女子学院,女子学院古墙上生发出来的草,放佛在诉说着它的年份和故事。
  
  寻觅已久的永享堂也映入眼帘,位于隆巷西段南侧,建于明万历年间。该堂主要是观赏照壁砖雕。照壁为四柱三间牌坊式,由于长年的风雨侵蚀,只有正中一幅砖雕保存较好,砖雕是一只传说中的吉祥动物———麒麟,踏于波涛之上,有腾空入云之势,层次分明,栩栩如生。
傩舞(摄影:华华)  
  走进文馆,即刻被几块钉在门前的铜牌震撼了,显示这里是北京电影学院动漫学院写生基地、北京人文大学实习基地、中国民协摄影协会摄影基地。文馆里供奉着汉代董仲舒、唐代宰相董晋、宋朝户部大书董合等三位人物石像。三位从村里走出去的人,每一个都诉说着流坑的辉煌和价值所在。院内那棵空了心的三百年桂花树,无意之中泄露了它的久远。
 
  在流坑落幕的地方,我称它为“圆明园”,伸向苍穹的五根柱子在向上苍诉说着它往昔的辉煌和不平的遭遇。幸存的一对红石巨狮,仍然挺立于遗址之上,昂首相视,雄风犹存。飞过“圆明园”(摄影:华华)
  出村口站在河边往四处欣赏,但见流坑四面环山,三面环水,一条恩江绕村而过,水至清,日夜流淌不息。
  
  时间总是不等人,转眼已过午时一点多,返回村口等车时,一位近三十的少妇似乎看穿了我们的心思,“是吃饭吧”?她随即带我们走进厨房,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她家门口的“农家小炒”广告牌上打着“红鱼”和“豆腐”两个招牌菜,便点了这两个菜,一个25,一个12元,外加辣椒炒肉和清炒空心菜,吃饱饭足后上车准备返程回家,回到牌坊时风子和华华提醒着还没拍照,相机已经没电了,停好车后只能拿着手机随意的拍着。

  钻进车子,此时应是犯困时期,可我久久无法入眠,仿佛穿越千年与徐霞客相遇,延续着那遗落在流坑的梦!
 小巷深深(摄影:华华)
  风子补充:流坑村坐落在江西抚州市乐安县西南部,距县城38公里,面积3.61平方公里。全村1000多户人家、居住村民6000余人,为董氏单姓聚居的大村落。该村始建于五代南塘升元年间(937年-942年),至今已有千余年历史。自宋以来,全村出文武状元各1名,进士34名,举人78名。历代进入仕途的,上至参知政事、御史、下至主薄、教渝的超过100人。流坑村不仅名人灿若繁星,而且古代建筑宏大壮观,全村有明清建筑260幢,其中明代建筑、遗址19幢(处),且村中还留下了大量的附属文物,如匾联、雕刻、绘画、书法等,可以说是我国古代文明的缩影,具有重要的历史、科学、艺术价值,堪称中国古民居在古文化的缩影,有“千古第一村”之称。(参考百度及流坑讲解员整理)

  华华感慨:背着相机走进古村,不管你是对物对人拍摄,还是好奇询问,当地村民个个神态自然,有问必答,热情有嘉,对待自己家人似的。一般我们想到的是“淳朴”词语,但在这里表达还不够完整。三个多小时的欣赏、抚摸、拍摄、感受,犹如当天阴霾天空中的一道亮光,让我明白了,它来自一种千年的古代文明和古文化,一种实实在在的文化底蕴,庇护着她的子孙后代,也让一个”世外桃园”的村子名声在外……它就是江西流坑——千古第一村。


华华中华欢迎您

来源:不东不西摄影网摄影爱好者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0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 站长致辞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招商联系我们 | 午夜电影声光影色 | 在线留言 | 友情链接 | 投稿须知 |  稿费标准 | 站长统计
 卡片机/佳能50DQQ群:57470110  主机屋免费空间  微信号:g494748436  沪ICP备10009429号
不东不西摄影网部分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——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在第一时间删除 360安全网址导航 360压缩软件